阿加莎·克里斯蒂

"很多杀人狂都很文静,不张扬,挺讨人喜欢。"

圣诞节快乐——于基督教而言这是类似新年一般的存在啊。
接下来是期盼了近一个月的圣诞假♪…✨🎄🎉

屏开令人头疼的工作,大街上逐渐浓烈的圣诞节气氛令人感到愉悦…✨

距离圣诞还有8天——大约会是一段漫长而又短暂的时间。🎉🎉🎉

【拍个巨大的本体】

沉寂了两天试图塑造出一个完整的阿加莎·克里斯蒂。

并没有c出自己所想象出的那个阿加莎…似乎有那么一些过于温和没脾气…?
说过是史向和私设结合,所以考虑过塑造一个比较强硬的角色,但因为服饰似乎不太适合一个凶凶的小姑娘所以就抛开那版设定了。

关键词大概是伪善。假意善良,摆出女爵不惧被世尘玷污的模样,有意和百姓作出一副和睦的样子这样…。等到哪天空下来了写个完整的私设吧。

十二月一号了啊。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是时候做一些收尾工作了。将会比较忙碌…😊期盼着圣诞🎄假的到来,倒计时24天🎉🎉

平安夜俄国会有什么特殊风俗吗?或是…类似春假那类?😉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很多杀人狂都很文静,不张扬,挺讨人喜欢。*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按捺笑意听他用夹杂着些俄国口音的英语生涩地做着自我介绍,看他瘦长的身子裹进厚厚绒毛披肩之间,眼下泛着睡眠不足而导致的浅青色眼圈,面色呈出病态的苍白,仿佛下一秒就会身体虚弱昏倒在地上——那可不是什么令人期待的好事,让女士在公共场合扶起一名倒地男性可是极大的羞辱。

是他吗,所谓的魔人。

心中不自主冒出这一疑问,虽说确认敢顶上魔人这一名号的人应不会存在但眼前人模样让人不得不持有怀疑态度。双手交叠置于膝头暗自抚平裙摆上不应存在的褶皱,暗自权衡下一步应做什么能显出对于能与他合作一事的荣幸——即使这只是些好听的名头。于对方异能或多或少曾听闻一些小道消息,出于防备只是略略点头在面上堆起一客套浅笑,故作有礼为他斟上杯红茶。

我确信我做的很好,我从他那深紫色眼瞳中看见维持着淑女应有模样的自己的倒影。

直直对上人目光,仅这一眼却是肯定他确是魔人。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不曾有任何一丝情感,甚至连太阳也不愿施舍一丁点的光线给它,就有如一个被上帝所抛弃的角落——这双眼见证了它的主人弑杀了多少人呢?心中拟出大概数字,略眯双眸再度仔细打量他一番,看他神情而莫名对其增添几分好感:不像某些张扬的异能者,夺了他人几条生命却自傲得仿若天下之主——他就不是这样的人。虽知他早已了解自己信息却仍开口自我介绍,话语间沾染上浅浅善意笑音,仍留有一份余地隐去有关自身异能部分。

"下午安,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我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噢、抱歉,我认为红茶加果酱*并不合适。"

——————————

第一个*出自阿婆的《无人生还》
第二个*是私设。疑似俄国人喝红茶都习惯加果酱(…。

阿加莎的气还是不太能揣测。因为人设不齐大概会是半私设半史向的路线。

大概我流阿加莎。作为近卫骑士团团长绝对是坚强的,而且按照漫画出场片段服饰来看应该是一个比较淑女的姑娘?作为异能组织「钟塔侍从」的首领自然是不会过于天真,大抵是像贵妇一样优雅,同时城府深策划能力强,以及领导力惊人(…有说过异能者心理多少都有点扭曲,即使不是异能者,让普通人就那样甘屈于一个女子手下可能也会有人不满)。护英吹英,但蔑视贫民窟的穷人。

并不是什么很善良的人。